让移动互联网更好惠及大众
2014-12-30 14:17:12
  • 0
  • 0
  • 3

手机“新常态”:从数量走向质量,从制造走向创造,从跟随欧美走向引领全球

参加“2014智能手机行业年终盘点”研讨会,应该说有点儿out了,因为我对各品牌智能手机的体验不如你们年轻人。互联网实验室胡怀亮分析师提到一句话,我的印象尤其深:“全球因中国而变”。张利华董事长又谈到“数量不再取胜,数量不代表质量”。现在不是讲经济“新常态”吗,手机也要进入一个“新常态”,就是:从数量走向质量,从制造走向创造,从跟随欧美走向引领全球。

我是一个谨慎乐观主义者。方兴东董事长谈到差不多跟马云一样乐观,我还是赞赏这种心态的,“万一梦想实现了呢”!我为什么要乐观?因为我亲历和看到我们国家工业时代的劣势,费了很多劲,花了好多钱,几乎都打了水漂,现在搞信息化和新型工业化,出现了新的机遇。

我国传统工业有两大致命伤,一个是加工的精度不够,一个是材料的纯度不够。比如说手表业,30年前,我国从瑞士买了全套的手表零件,让中国的工人和来自瑞士的同级工人组装,中国工人组装的手表走不住,瑞士工人组装的手表就走得住。因为中国文化基因有一个毛病:差不多就行了。

    多年前,我曾经负责过我国光纤通信科研攻关,我们的光纤系统的性能设计都挺好,就是材料纯度总是跟人家差一个数量级。另一个致命问题就是光导纤维的机械性能不好,人家的裸纤维能绕到圆珠笔芯上都没有问题,我们纤维绕到笔管上就断掉了。我们的大飞机上不去、汽车发动机上不去,集成电路芯片的精细度也上不去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优势与机遇并存

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,我国出现了重要的优势和机遇。一是我们有14亿人,10亿台手机形成的最大的应用市场,二是我们的技术人员有巧妙的芯片设计能力和软件、系统集成创新能力。现在华为、中兴自己设计的芯片挺好,可以拿到美国、欧洲去加工,让他们成为我们的精细加工基地。

    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发展很快,已经创了好几个第一。应用服务层的电子商务、微信都超过美国,有许多老外都用中国的淘宝网买东西,用微信交往,这就形成很大的契机。现在许多台湾同胞都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前不久,台湾广播通信委员会的一个官员在新闻里讲:“大陆穷人太多,他们买不起电脑,只能用手机上网”。

    有人说现在出门或者出差要记住四个字,身、手、钥、钱,身份证、手机、钥匙、钱包。我看用不了多久,钱包也不用了,钥匙慢慢的可能也不用了,身份证也许不用了,指纹就能够解决身份识别问题,只带个手机就行了。

 

未来智能手机的重要性可能不在于它的通信功能

信息化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信息交流,第二个阶段主要是媒体和内容。第三个阶段是直接进入为生产服务的阶段,成为直接的社会生产力。比如电子商务,大、智、物、云,3D打印、工业4.0。在这个阶段,手机的应用市场将面临更大的蓝海,可能派生出崭新的生产服务产业群。智慧农业、智慧工业、智慧电网、智慧交通、智慧医疗,智慧城市,它不可能按照原来的传统工业化思路发展。

    我们现在遇到一些矛盾,主要是认识上有误区,希望业内专家应该多向社会呼吁,让老百姓都知道信息技术和信息经济的发展态势。比如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,到2020年,“我国工业现代化基本实现,信息化水平大幅度提高”,这句话能写进去说明高层对信息经济相当认可,但是许多传统经济学者就是不信,甚至被他们将这段内容给阉割掉了,所以非常需要宣传信息经济以形成社会共识。

    我们还有很多东西不适应,比如信息安全问题严重,电信诈骗、网络犯罪,其实是网络放大了社会的不诚信。现在通过网络透明和第三方公共监督平台建设,网上交易反倒比网下交易更容易建立社会诚信。

    有人说市场经济是普惠大众的经济,我认为传统市场经济很难惠及大众,因为传统产业和传统银行都嫌贫爱富。而信息经济才是天然普惠大众的经济,这两年的“双11”都证明,中西部和普通人群网购的参与度高于东部地区和高端人群。因为“西部、中部贫困地区通过上网买东西,比坐汽车、火车到城里来买东西花费的少,方便得多。电子商务,网上支付从来不歧视穷人,信息经济的长尾效应正在颠覆二八定律。如果马云只盯着20%的有钱人,他的淘宝和天猫都做不起来,也就成不了中国首富和亚洲首富。所以我们全社会都需要有新经济思维,让手机互联网更好地惠及大众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